• James Berger

美国大选特朗普已“无力回天”?拜登若当选将如何改变中美局面?

当前,距离美国大选已不足100天的时间,最终获选者基本锁定在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之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世界大背景下,加上特朗普政府一直以来采取的极具针对性的对外政策,今年美国大选可谓倍受全世界关注。七月以来,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支持率基本维持在比特朗普高出9%左右,一度创下美国自1996选举历史以来的最大差距。

自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特朗普政府并没有及时作出反应,却在公众面前多次发表带有误导性的讲话,导致政府形象崩塌。而今,美国各地感染人数未出现明显下降,民众对特朗普处理新冠疫情的支持率跌至新低。由美联社和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于7月中旬发起的调查显示,只有32%的美国人支持总统对新冠疫情爆发做出的反应。该数据与3月份发布的同一份调查相比,下降了12个百分点。

而其中更为关键的问题是,由于美国政府没有抓住防治疫情的关键时期,导致现在美国的经济不振,重启也困难重重。自3月份以来,特朗普长期以来在经济问题上较为强劲的满意度也呈现出下降的趋势。4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赞成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特朗普对经济的处理,低于三月份的56%。总体而言,只有38%的美国人赞成特朗普政府的表现。

(截图来自AP-NORC官网)

近期大选民调数据显示,前副总统拜登在密歇根、亚利桑那和佛州均已领先总统特朗普,而特朗普曾在2016年大选中赢下了这三个州。

另外,根据美国媒体报道,拜登的政纲草案预计将在下月于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举行的2020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通过。文件中提到,特朗普总统承诺将让美国优先,但其领导下的美国是孤立的,美国的声誉和影响力被彻底败坏,国家更不安全,经济更加脆弱,民主、价值观和团结岌岌可危。拜登表示,结束“美国优先”的做法是今后工作的开始,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面对今天的世界。

拜登有关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的表态可能为中美关系改善,以及新冠疫情防治等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合作带来机遇。但在中美大国竞争的背景下,拜登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和加强其世界领导地位的努力,对中国来说可能也意味着风险和挑战。

在大选之前的100天内,还有太多不可预测的事情。若拜登最终当选,是否会改善美国国内当前的现状,紧张的中美关系是否又能得到缓解?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与博格律师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

2016年特朗普曾在大选中逆转民调局面,您认为今年是否会历史重现,还是拜登更具胜选的可能?

博格律师:首先需明确的是,2016年虽然特朗普最终当选总统,可实际上希拉里获得了高于特朗普的选民票数,这与当时的民调情况是一致的。然而,美国大选是基于“选举人团制度”进行的,即赢得一个州的支持则可获得该州的所有选举人票数。因而,2016年特朗普在大选中赢得“摇摆州”以及中西部所谓“蓝色州”的选票,成为其最终登上总统席位的决定性因素。

同时,不能否认的是,2016年的民调情况的确与最终选民投票存在偏差。主要原因之一是,民调中常直接提问被访者是否支持特朗普当选,然而特朗普在竞选中一直采取较为激进的言论,故很多选民在被问及时,并不愿意直接表达其对特朗普的支持。鉴于这一情况,今年的民调发起组织倾向于通过询问被访者对事件的态度,例如是否认为疫情期间应该戴口罩,从而从侧面分析选民的政治倾向。

从竞选策略来看,我认为特朗普今年将很难翻盘现阶段巨大的支持率差距。原因其一在于,特朗普初次竞选时的核心理念和策略已不再适用于当下。比如,2016年特朗普曾在竞选中承诺“将在华盛顿展开反腐行动”,而如今作为总统的他也就代表了华盛顿政府的立场,类似言论就等同于直指自己监管不力。再比如,特朗普在2016大选时,曾多次发表针对希拉里个人及其丈夫的言论,来“抹黑”希拉里形象。然而,特朗普将很难复制这一行径在拜登身上。一直以来,拜登在公众心中都是以“亲民”形象存在,没有特朗普所塑造的“富豪名流”形象,也没有刻意地博得媒体关注。

另外一个主要原因,我认为则更多在于民众对于特朗普政府执政情况的不满。特朗普2016年竞选中,曾表示其将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促进美国农副产品出口等。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的这一策略的确为其赢得不少的选票,同时也将2016年选民投票率拉升至较高水平。然而目前看来,特朗普并未实现其当初的承诺;加之,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疫情并未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因而在今年的竞选中,我觉得他将很难再次赢得这类人群的信任。

美国总统的核心执政理念和决策通常来源于其自身还是其身后的“智囊团”?

博格律师:对于总统是否采纳“智囊团”建议,这一点上没有一定之规,多视总统个人情况而定。比如,特朗普就更倾向于遵从自我想法,这也解释了为何特朗普执政以来,很多政府高官请辞或离职的情况;而例如总统布什、奥巴马等都更习惯于选任各领域精英,并听取他们的建议;总统林肯甚至极希望从团队中听到不同于他的观点,从而督促其辩证地做出决策。

如果拜登最终顺利当选总统,中美关系是否可能取得实质性转变?

博格律师:我认为拜登当选将会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中美关系。首先,拜登同奥巴马一样,都支持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也就反映了其有意与亚太区发展自由贸易往来。虽然,在特朗普上任后,已经宣布美国退出TPP协定,但我相信拜登若能当选总统,其将会重新搭建与中国等亚洲国家的贸易桥梁。

中美两国作为当前世界中两个最大经济体,如果双方无法在市场中达成可持续发展的协作关系,对于双方而言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基于我对拜登政治理念的理解,以及与其部分团队人员的沟通,我认为拜登理解其中要害,其更希望获利于良好发展的中美关系。但同时,两国对于技术和知识产权上的争议可能在短期内无法完全消除。不过相对于特朗普将争议扩充至针对中国普遍大众的做法,(我认为)拜登则更可能充分利用美国调查机构,采取更具针对性的行动。

综上所述,(我认为)拜登若能当选无疑将会为中美创建更多积极合作的机会,无论是移民或商业领域。

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参选以来情况如何?您怎么看待他参选这个举动?

博格律师:在我看来,肯伊宣布参与竞选的举动更多sgi出于“自我宣传”的目的。一贯以来,肯伊擅长于创造热点,包括利用政治言论,来吸引目光,以达成对于个人音乐或品牌的宣传目的。比如,在总统布什在任时,肯伊还曾在电视直播中公开指责布什“对黑人毫不关心”。虽然肯伊有权参与竞选,但我不认为他这一举动足够严肃;从政治角度来看,这可能不利于美国对外的国家形象树立。

与博格律师对话心得

有人认为,从特朗普、布隆伯格、到肯伊参选,都证明着美国政治的民主和“美国梦”的可能性;而也有人认为2016年的美国大选是一场闹剧,一个商人凭借自己的一腔热血,和从未被检验过的政治理念管理了一个国家;还有人认为,如今的全球关系是时代发展所致,并不应该归咎于现任美国总统。未来将如何评价这段历史,我们不得而知;生活在当下,我们大多期待的其实仅仅是和谐友好的社会,繁荣稳定的经济,和精彩多元的文化,这些基于政治,但也与政治无关。

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保留所有权利。本文全部内容的产权及版权归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如需转载本文内容或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联系marketing@jiaesq.com。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反映您所属法律管辖地区的现行法律。本文内容不包含任何法律意见,且不能替代任何执照律师所提供的法律意见;读者与本文/本网站发表人之间不构成律师客户委托关系。读者应就具体事实及实际情况,向所属法律管辖地区、州或国家执照律师寻求专业法律建议。本文内容依据其发表时最新信息所著,发表后文中所涉及法律条款或适用范围可能发生改变,请勿仅凭文中内容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Tags:

Let us know your interest:
Your language preference:

Thanks for submit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