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LG伯盛仲合

这款信托基金,可传承财富且省去高额税赋

对于高净值人士而言,资产传承是一直以来备受关注的一个话题。海外信托作为一种通道和桥梁,税务规划更灵活,保密性更强,可以很好起到财富传承和保值的作用。

近几年来,海外投资已经不再是高净值人群的专利,中产阶级正在异军突起。在高净值人群增加和投资主体向中产阶级延伸的双重作用下,海外信托的投资需求也随着受众的增多而渐显。

我们在之前发表的文章中,对海外信托做了基本的介绍,让读者们对海外信托有了一个了解。同时,我们也指出了设立海外信托应考虑的几大因素,让信托设立人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针对性考量。

相关阅读推荐

海外信托有多种分类,可满足信托设立人多元化的需求。其中,美国的家族信托主要分为可撤销信托与不可撤销信托。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将为大家介绍不可撤销信托的一种——配偶终身受益信托 (Spousal Lifetime Access Trust,SLAT),让读者们对该种信托有个全面的了解。

SLAT是什么?

配偶终身受益信托为信托委托人为其配偶和后代设立的一类信托基金。配偶终身领用信托的独特之处在于信托建立后,信托向委托人的配偶进行定期信托利益分配,还可以在配偶过世后指定子女或其他继承人为受益人,并免除赠与税、隔代转移税及遗产税。

如果委托人有一笔财产需要缴税,并希望通过赠与来减少缴税,其可以考虑建立一个SLAT。虽然进行终身赠与需要委托人放弃信托资产的所有权,但委托人的配偶可以作为受益人接受信托基金分配。配偶可根据需要,将这些资产用于和委托人的共同生活。

《2017年减税与工作法案》将联邦遗产和赠与的免税额度,从500万美元每人增加到1000万美元每人。2020年,赠与税的免税额度为1158万美元。这一条款计划在2025年底到期,随后豁免额度将恢复到500万美元每人。

由于需要为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经济刺激支出提供资金,联邦政府可能需要尽快增加收入,并可能通过降低联邦遗产和赠与豁免额来增加遗产和赠与税收入。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免税额度可能会随时调整。

SLAT相关常见问答

Q1:SLAT是否会被计入委托人或委托人配偶的遗产中进行纳税?

若SLAT信托基金配置合理,管理得当,其将不包括在委托人和配偶的应税遗产中。

Q2:委托人和配偶是否可以为对方分别设立SLAT?

可以。如果委托人和配偶为对方分别设立SLAT,这两项信托不能一模一样。若它们太过相似,国税局在计算赠与税时将会忽略这两项信托所产生的资产转移。为了避免这种情况,SLAT可以在不同的日期进行创建和出资,设立不同的信托基金分配规则,并以不同类型的资产出资。

Q3:谁可以成为SLAT的受托人?

委托人的配偶可以作为受托人,但这种情况下,信托基金的分配应该指定一个标准,例如只能为受益人的健康、教育、赡养或生活所需进行分配。而指定一个独立受托人(非信托基金受益人),可以提供更多的灵活性,因为独立受托人可以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以任何理由进行信托基金分配。

Q4:是否需为SLAT缴纳所得税?

一般来说,SLAT以赠与人信托基金的形式设立,就所得税而言,赠与人即为SLAT的纳税人。因此,即使该信托基金的资产不包括在赠与人应缴税的财产中,这个信托基金的收入也会在其个人所得税申报表中报告,赠与人也要为它的收入缴纳所得税。每年为SLAT的收入缴税,可以让赠与人进一步减少需要缴纳税款的财产。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SLAT的收入和免税额度会一直增长。

Richard Yam, J.D.

JLG顾问律师

本文参考自其文章:

Spousal Lifetime Access Trusts (SLATs): FAQs

除了上述列举的问题之外,若您在海外信托设立方面有相关问题,欢迎点击此处与我们取得联系。

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保留所有权利。本文全部内容的产权及版权归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如需转载本文内容或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联系marketing@jiaesq.com。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反映您所属法律管辖地区的现行法律。本文内容不包含任何法律意见,且不能替代任何执照律师所提供的法律意见;读者与本文/本网站发表人之间不构成律师客户委托关系。读者应就具体事实及实际情况,向所属法律管辖地区、州或国家执照律师寻求专业法律建议。本文内容依据其发表时最新信息所著,发表后文中所涉及法律条款或适用范围可能发生改变,请勿仅凭文中内容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Tags:

Let us know your interest:
Your language preference:

Thanks for submit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