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mes Berger

依托于经典故事的电影《花木兰》上映后却受到中美两国观众批判,它失误在了哪里?

近期,迪士尼出品的真人版电影《花木兰(Mulan)》,在经历3次重新定档之后,终于在原定首映日期的近半年后面世,于北美时间9月4日在Disney+线上发布。这部迪士尼耗资2亿美元的电影,自选角以来就广泛受到了中美市场的关注,推迟上映带来的久久等待更是吊足了观众们的胃口。

然而,《花木兰》在北美上映不足一周以来,却频频遭到各方差评。从电影本身来看,迪士尼吸取1998年出品动画版《花木兰》的经验,在迎合中国市场方面下足了功夫:尽可能尊重中国民间故事,并选用家喻户晓的中国影视明星坐镇;不过据目前普遍影评来看,诸多努力似乎并未达到预期的增色效果。

同时,《花木兰》又接连遭受政治风波打击。先是女主演刘亦菲去年在个人社交媒体发布的对于政治事件的言论,引发众人对《花木兰》的抵制;而今,《花木兰》电影上映后,片尾对中国有关单位的特别鸣谢,又再次将其推上了争议的风口浪尖。

同样在经历了推迟档期后,终于在近期于万众瞩目中上映的电影还有由克里斯托弗·诺兰导演的《信条(TENET)》。这部电影因诺兰导演之名被注以诸多期许,然而上映以来也是遭受到两极化的评论。其中,《好莱坞记者报》的莱斯利·费波林(Leslie Felperin)评论道:“总的来说,《信条》是以理性和震撼力构成的电影——你很容易对这部影片感到佩服,尤其因为它是如此大胆、独具匠心,但却难以爱上它,因为它缺少某种人性面。”

可见,一部电影作品的成败,特别是当面对世界市场时,往往是诸多因素加成的结果。今天的采访中,博格律师向我们分享了他对中美电影行业的深刻了解,及在进入对方市场前需重点考量的因素。

美国的电影产业是怎样运作的?

博格律师:美国电影市场按照制造公司主要可以分为两种类别:主流电影公司(Studio Production)和独立电影公司(Independent Production)。通常情况下,主流电影公司具有相对完善的制片流程,比如:其创意部门通常会在电影筹备阶段进行全面的市场调查,以确定电影主题、上映时间、以及市场定位等;随后制片人将承担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来确保资金来源、以及导演、演员选择等重要因素。在最终电影完成后,选择合适的上映地区及方式,也同样对电影的最终成绩起到决定性作用。

相较之下,独立电影公司的电影制作通常会具有低成本的特点,其更加类似于初创公司。形似的,资金来源是独立电影公司通常所面临的问题。因此,对于独立电影公司来说,由于出口海外通常要求较高的宣传成本,准确把控市场定位则显得更为重要。

中美的电影市场当前形势如何?您认为两国在进入对方市场的过程中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博格律师: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十分迅猛,根据Statista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票房市场,年度收入约为91.5亿美元。同时,中国近年来也在重点发展本土电影行业,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化电影作品也在世界电影节中崭露头角。

我认为,中美电影制造公司成功把握两大市场的阻碍主要在于,中美相互间的文化差异和对于观众喜好的错误判断。电影史上不乏一些在中美市场都获得巨大成就的电影,其中一个较为典型的例子《泰坦尼克号》。1997年,《泰坦尼克号》上映并被引入中国市场时,大部分电影专业人士并未预计其会在中国达到如此的流行程度:其所描述的灾难,以及其中所揭露的贫富差距现实,似乎并不会引起人们的兴趣。然而,《泰坦尼克号》最终以其讲述的浪漫爱情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

美国是否有类似于中国政府对于电影的严格审核标准?

博格律师:出于美国宪法对于言论自由的规定,美国电影可自由的讲述或涉及各类话题,包括政治话题。因此,在美国主流平台上可看到各国富有不同政治色彩的影视作品。

美国对于电影的分级制度主要出于对色情、暴力、犯罪、污言秽语等内容的限制,将电影分为5个级别,从而限制青少年观看其中部分电影。

您如何看待《花木兰》在中美两国都受到批判的情况?

博格律师:首先,迪士尼拍摄《花木兰》这一影片势必面临重重困难。对于中国观众来说,电影对中国传统故事的改编很难达到观众预期,甚至很容易被认为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尊重,从而影响其在中国的口碑。

对于美国观众而言,迪士尼此次的一个主要失误,在于对敏感政治话题的忽视。选角和取景可以说是迪士尼为贴合中国市场所作出的努力,但迪士尼却没能同时兼顾美国市场对此的看法,从而引发风波。

中美影视应该如何备战海外市场?

博格律师:首先,电影制作公司需了解市场及观众。从确立一部电影的骨干——内容、导演、演员的选择;到一部丰富完整的电影作品的形成;再到为作品包装,以最佳的形式展示到尽可能多的观众面前,每一步都离不开对于市场和目标观众的研究。

其次,对于希望进入海外市场的电影制造商而言,寻求海外文化顾问的专业帮助,与市场调研基本同等重要。了解目标市场文化的顾问,将可以有效协助电影制造商对电影本身或宣传及上映计划做出适应当地消费者的调整。以迪士尼《花木兰》为例,考虑到适应中国市场,迪士尼的确对主角的选择做了慎重的考量,并且在上映前召集了一批中国观众进行试映及改进;然而,迪士尼没预料到的是最终因敏感政治原因,在美国本土的上映情况受到严重打击。

另外,在电影制作的计划及执行过程中,适时的与目标市场国家的专业律师进行咨询也是十分必要的。比如,在电影主题确定及剧情编制阶段,电影制作公司需要了解当地的内容限制要求,并及时进行调整;在出口预备阶段,电影制作公司可能需了解当地对于版权的法律规定,从而提前获得必要的认定等;而后在电影确定上映地区时,电影制作公司同样需要律师协助完成经销合同(Distribution Contract)等相关文件。

与博格律师对话心得

在谈到进入中国市场时,很多美国电影人都在担心版权问题,或者说民间常说的“枪版”现象。这让美国电影人在看好广大的中国市场时,又充满“得不偿失”的担忧。值得期待的是,中国相关法规在不断被完善,政府也在积极的整顿市场不良现象。这一切虽然依旧任重而道远,但终于改善已经在发生。

而对于美国市场,一些媒体认为,受到疫情的影响,2020年电影产业在美国将远不及在中国的收益。而近期市场数据显示,美国市场有相当的人口,愿意支付近乎在普通院线观看电影的费用,来订阅流媒体平台。疫情确实在改变着人们习惯的生活方式,也在很大程度上为未来娱乐产业的发展开启新的方向和思路。

如果您希望了解更多博格律师有关中美商业贸易往来政策的深入分析,以及对全球政治、经济前景的独到见解,欢迎您下拉至网页底部订阅我所博格律师邮件专栏文章。

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保留所有权利。本文全部内容的产权及版权归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如需转载本文内容或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联系marketing@jiaesq.com。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反映您所属法律管辖地区的现行法律。本文内容不包含任何法律意见,且不能替代任何执照律师所提供的法律意见;读者与本文/本网站发表人之间不构成律师客户委托关系。读者应就具体事实及实际情况,向所属法律管辖地区、州或国家执照律师寻求专业法律建议。本文内容依据其发表时最新信息所著,发表后文中所涉及法律条款或适用范围可能发生改变,请勿仅凭文中内容采取任何法律行动。